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中華文化 >> 感恩.爱 >> 内容

小伙带瘫痪母亲上大学 课间赶回宿舍给其翻身喂水

时间:2014-9-19 10:20:56

   


    白菜炖豆腐里加一个鸡蛋,是郁有祥和妈妈的午饭

  濟寧學院化學系大三學生郁有祥會洗衣會做飯,晚上每隔一兩個小時自然醒——為了幫同住宿舍的媽媽翻身。大一時媽媽癱瘓,父親得過腦梗僅能自理,郁有祥一咬牙將媽媽接到了學校。

  “也哭過,也愁過,但事情就是這樣,媽媽病情不再惡化就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談起兩年來的生活,21歲的郁有祥淡然地說。

  媽媽剩的半碗飯 他幾口扒完

  15日11點半,濟寧學院的學生們陸續下課,快步走向食堂。而此時男生宿舍3號樓里,化學系大三學生郁有祥正給媽媽做午飯。一棵小白菜、一塊豆腐燉爛后加個雞蛋。

  盛上米飯,澆上熱菜拌勻。郁有祥撕下兩截面巾紙,一截圍在媽媽下巴處,一截拿著,再用針管吸一管溫開水,喂到媽媽嘴里。剛出鍋的飯菜太燙,郁有祥吹了吹,試過溫度后才敢喂給媽媽,每一勺都是如此。喂得快了或是燙著了,媽媽就會發出“嗚嗚”聲,郁有祥摸摸媽媽的臉哄哄她。

  半碗飯通常需要半個小時喂完。“媽媽是大面積腦梗后遺癥,胳膊以下不能動,也說不出話,但我跟她說話她都懂。”又喂了一勺飯,媽媽嘟起嘴,郁有祥輕聲問了句“是不是吃飽了”,媽媽點了點頭。給媽媽收拾干凈,再喂幾口水,剩下的半碗飯,郁有祥幾口就扒到自己嘴里吃完了。

  媽媽被接來學校后再沒長褥瘡

  “上初中時媽媽身體就不好,上大學前還能走動,但是剛開學兩個多月,突然接到醫院的病危通知。”回想起當時的情景,郁有祥說,“一下子慌了,不知道該怎么辦。”

  經過醫院的搶救,媽媽的病情穩定下來,但再也不能下床走動,再也不能說話。幾年前父親得過腦梗,無力照顧媽媽,媽媽因此得了褥瘡。回到家一看媽媽背部和臀部已經潰爛,郁有祥心疼不已,可又無法生氣,因為他知道父親僅能自理而已。

  “姥姥這邊的親戚沒少幫助我們,但親戚能照顧一時,卻照顧不了一世。”思量再三,郁有祥做出了帶著媽媽去上大學的決定,因為父親還能夠自理,就留在濱州家里。

  大一大二時課程緊張,每天上午兩節課,大課間20分鐘十分寶貴,郁有祥花兩三分鐘騎車趕回宿舍,給媽媽翻身、喂水,再趕回教室,正好趕上下一節課開始。

  升入大三,課程輕松了很多,郁有祥也有了更多的時間照顧媽媽。

  自從將媽媽接來了學校,郁有祥每日定時幫媽媽翻身、按摩,媽媽再也沒有生過褥瘡。

  “夜里每隔一兩個小時就得起床給媽媽翻身,一開始爬不起來,挺累,現在已經習慣了,就跟形成了生物鐘一樣,到點就醒。”

  輔導員替娘倆申請了單獨宿舍

  娘倆居住的宿舍,是班級輔導員韓老師特地向學校申請的,有時自己的母親過來,韓老師會把做好的飯菜給娘倆端過去。班里同學們也不定期去宿舍里幫忙。韓老師稱自己只是做了一名老師應該做的。“如果不帶媽媽來上學,他就面臨輟學,誰都不忍心。”

  學校附近一家公司給郁有祥提供了勤工儉學的機會,郁有祥每晚花費十幾分鐘時間檢查設備,獲得300元的報酬,差不多能滿足娘倆一個月的開銷。

  郁有祥的宿舍里,剛從濱州郵寄過來的護理床鋪還沒打開包裝,這是當地一家熱心組織捐助的。這幾日剛開學,郁有祥打算過段時間再找同學們幫忙拆開。“寒暑假回家也沒少麻煩同學們,都是他們幫著借車,或者到車站接。”郁有祥說。

  媽媽56歲了,已經讀大三的郁有祥,不打算繼續考研,因為他擔心無法集中精力復習。“畢業之后打算回濱州,找份工作,照顧爸爸媽媽。”

  遠在濱州的爸爸每天給娘倆打電話,這是一家三口最開心的時刻。“現在的日子雖然苦和累,可是事情就是這樣,哭也沒用。”郁有祥一直很淡定,然而在說到這輩子的愿望時,小伙哽咽了,“我只有一個愿望,媽媽的病情不要再突然惡化,現在的情況至少我還能應付得了。” 文/記者 賈凌煜 記者 張曉科

  【編輯:吳濤】

作者: 来源: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道德隆弘(zy680.cn) © 200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a@zy680.cn 站长QQ:82905055 电话:17090141405 陇ICP备09000797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8! V2.5